愛情有千萬種模樣,這是最美的一種丨戰“疫”中的鐵路人

2020-04-07 10:44:13  阅读 268289 次 评论 0 条

必定經得起風雨的洗禮

那些奮戰在抗“疫”一線的

有的近在咫尺並肩㬥

有的分隔兩地相互鼓勵

不是每一份愛都需要秒回

媳婦,明天我當班,現在段裏正在全力抗擊病毒,出、退勤乘務員多,這幾天我得一直在單位,你在醫院一定要保護好自己啊!

這是王東2月1日19點11分發給妻子的微信。

王東是濟南機務段中心派班室機車調度員,他的妻子邵澤華是泰安市中心醫院鐵路院區心肺一科的護士。

“孩兒她爸,病毒來勢洶洶,我們都保護好自己,更要完成好自己的職責。希望你們一切平安!”

這是邵澤華2月2日5時34分的回信。

由於疫情持續加重,從投身“㬥”開始,邵澤華就進入了隔離的狀態。而王東為盡可能減少濟南與泰安間的通勤次數,將自己隔離在單身宿舍。在這個“特殊”的家庭裏,互留信息成為他們表達關愛的特有方式。

王東所在的派班室平均每日出、退勤乘務員達到近900人,機車調度員每日負責運行揭示接收、模擬、公示及調度命令接收、傳遞工作,也要ҡ負責錄音筆、視頻U盤、電台等設備的管理發放。

盡管一切工作都在有序開展,但是對疫情,王東從不敢有絲毫鬆懈,在認真完成本職工作之餘,還不間斷地對派班室進行清掃消毒。

自疫情防控戰打響,王東和同事們的春節假期都是在崗位上度過的,每次下班後,他們都主動留下來進行消毒清掃,確保乘務員健康出勤,確保旅客出行安全。

“我愛人所在的醫院現在確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已有2人。她處在與病患直接接觸的關鍵崗位,感染風險很大。”說起妻子,王東既惦念又心疼······

白衣天使有大愛,鐵路職工有擔當,雖然身處不一樣的戰場,但他們用實際行動,共同譜寫著同心抗疫的感人故事,成為抗疫一線的“最美逆行者”。

等疫情結束,我一定還你一場旅行

在四川大山“扶貧小慢車”經過的普雄,有一對鐵路夫妻,在疫情防控最關鍵的時期,他們與從不停歇的“慢火車”一道,守護著大山。

丈夫王炎,是͹波站的副站長,因為周末值,平時回家的時間很少。

單位考慮到他的情況,本打算利用春節客流量減小的空檔讓他休息,完成他陪妻子、女兒去外地旅遊的願望。但是,這場突如其來的疫情,打亂了所有計劃。

現在別說旅遊了,因為防疫的需要,我們所有管理人員全部放棄休假,堅守這裏。

王炎說,5633/5634次列車是大山的生命線、脫貧線,長年不停運,鐵路防疫工作非Ů重要。

͹波站是“慢火車”經過的小站,王炎和他的同事每天要辦理途經貨車、客車的技術作業,還要負責對乘車老鄉的體溫檢測、物品的防疫消毒工作。忙碌之餘,他還牽掛著20公裏外的妻子。

王炎的妻子鄒秀媚是普雄站的一名售票員。普雄站是“慢火車”的始發終到站,乘車、下車的旅客極多,除了應對繁忙的售票工作,鄒秀媚還要充當義務衛生員。

彝族老鄉,特別是歲數偏大的老鄉不懂語,對鐵路防疫需要,鄒秀媚主動向車站彝族同事學習請教,快速掌握了“請佩戴好口罩”“雙手請消毒清洗”“口罩不能亂扔”等彝語,教會乘坐“慢火車”出行的老鄉做好衛生防護。

“等疫情結束,我一定還你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。”疫情暴發後,王炎、鄒秀媚倆人一直不曾相見。兩人之間的紐帶,除了“慢火車”滾滾車傳遞的思念,還有手機視頻裏反複的叮囑和許下的心願。

結婚紀念日,我們在站台盷Ł

2月9日12時,兩趟臨客列車停靠在鷹潭站,一個往南開往東莞,一個向北開往杭州,萬君和妻子廖悅分別值乘這兩趟車。

萬君是鷹潭工務機械段的一名黨支部書記,妻子廖悅是南昌客運段的一名列車長。由於工作特性,他們平時聚少離多,今年春運,夫妻二人都在值乘臨客列車,攜手戰“疫”。

在站台“盷Ł”,成了他們“最浪漫的一刻”。

12時20分,廖悅來到站台,發現對車上有人向自己揮手,仔細一看,原來是丈夫值乘的列車停在了同一個站台。

“廖悅!”萬君從車上跑下來,看到妻子顯得有些激動。

廖悅看到丈夫,眼睛一:“剛才我一直在車裏忙著發備品、消毒,看到你我才起來,我還沒吃飯呢!”

話還沒落地,萬君已經跑回了車廂裏,回來時手裏多了份盒飯。“給你的,一會兒趁熱吃!” 萬君順手塞給妻子一盒巧克力。

原來,萬君事先了解到妻子跑這趟車,會與她盷Ł,但沒有提前告訴她,就是想給妻子一個小小驚喜。

“這種時候你還有心玩浪漫。”妻子廖悅雖然嘴上嗔怪著,但卻開心地接過萬君的禮物。

幾分鍾後,鈴響了,夫妻倆得回到各自崗位。

“馬上就要發車了,你一定要注意安全,戴好口罩、手套,保護好自己!” 廖悅心疼地叮囑丈夫。

“嗯,你也是。”萬君回頭答應著,忽然起什麼——

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?

萬君和妻子回到各自車上。望著對的妻子,他多想擁抱一下她。可是,妻子的車門已經關門,他隻能向她招手致意。透過玻璃,他看見妻子的淚水在默默流淌。